法官论坛

首页
> 法官论坛 > 理论研究

论网络名誉侵权及其法律规制--兼析《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
2014/06/25 15:21:41

论文提要:2010年7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以下简称《侵权责任法》)正式实施,该法首次以在法律层面规定了网络侵权责任。随着网络逐渐成为人们重要的生活方式,以网络名誉侵权为代表的网络侵权行为不断增加,成为影响民事主体民事权益的重要方式。本文以网络名誉侵权为代表,分析了认定网络名誉侵权构成的要素,同时对《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相关内容进行了分析。

全文共7705字。

导言:问题的提出

原告姚某系经营厦门去荣华区荣华小吃馆的个体工商户,被告陈某系“厦门小鱼社区网”的网络服务提供者。2006328,一名在“厦门小鱼社区网”注册网名为“lostar”的上网者在“厦门小鱼社区网”之“鹭岛生活”论坛上发布内容为该上网者与朋友到荣华小吃店用餐后上吐下泻,经调查,原来荣华小吃店一直在使用地沟油,请有关部门给予查处,也希望大家集体声讨的信息。2006413被告收到了原告委托律师以电子邮件方式发送的《关于要求厦门小鱼社区网停止侵权的函》,被告随即对该争议帖予以隔离,即除被告外,其他上网者再无法浏览到该争议帖的内容,并会函原告。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该争议帖的内容体现的意思更多的是一种通过网络论坛进行投诉并希望引起广泛关注的意思表示,而非并线属于侮辱或诽谤他人,侵害他人合法权益的信息。被告作为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无法对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进行审查。在尚未证实该信息属侵权文字或利害关系人未提出异议的情况下,亦无删除用户信息的义务。另一方面,被告履行了及时删除义务。综上,原告关于被告侵犯其名誉权的主张,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法院最终判决:被告陈某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向原告姚某提供网名“lostar”的注册资料;驳回原告姚某的其他诉讼请求。(1)

该案例在实践中有着典型的意义,通过该案例反映出的问题不得不引起我们的思考:在网络时代如何在网络言论自由与民事主体享有的名誉权之间寻求平衡?即应以何标准认定网络名誉侵权的成立?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网络名誉侵权案件中负有何种义务?如何构建起合理的网络名誉侵权处理机制?这些问题即是本文所要论述的核心问题。鉴于学界对一般名誉侵权的研究已较为深入,而网络名誉侵权本质上是名誉侵权在网络载体上的体现,因此,本文着重在对相关案例的进行分析的基础上,同时参考其他国家立法和司法实践对相关问题的处理,尝试对上述问题进行分析。

一、网络名誉侵权及其特征

网络名誉侵权”这一概念是网络时代催生的新词汇。严格来讲,网络名誉侵权并非是一个独特的概念,而只是对行为人利用网络平台实施的侵害他人名誉权的一种直观描述。“网络社会的特殊性仅在于它是以一种全新的技术手段连接各个主体的思想,使各主体在网络社会中评价他人并且被他人所评价”2,但由于该概念能够较为直观的表明该种类型名誉侵权的工具性特征,且已经约定俗成,因此本文在论述过程中采纳“网络名誉侵权”这一概念。与传统的名誉侵权相比,网络名誉侵权有以下特征:

1.侵权主体隐匿性性。“在互联网上,没有人知道你是一条狗。”自1993年彼得·斯坦纳在《纽约人》杂志上发表这一提名的漫画以来,这一名言不断被人引用,作为网络匿名性的形象说明。通常情况下,在网络上显示的信息发布者都会用一个与其真实身份不相符的网名,虽然可以查找到该发帖者的ID,但是即便如此,也不能排除用户的密码被他人盗取,而在黑客和恶意软件横行的网络环境中,这种情况出现的概率还是很大的。同时,一般情况下,受害人无法准确掌握侵权人的个人信息,包括其在网站上的注册信息,这就为确定侵权主体带来了困难。

2.侵权后果的严重性。传统传媒往往是以单一自愿为中介传播信息。如广播以声音形式传播信息,电视通过视图和声音两种形式传播信息。在传统的信息传播形式中,主体对信息传播中介具有极强的掌控性。而在开放的网络环境中,每个用户都掌握着从文本到视听的所有公共或私密的信息,其具体内容的制作、传播和获取形式也因技术软件的支持而被普遍掌握和利用。同时,由于使用者和提供者的身份往往是重叠的,因此只要存在一个信息源,访问者即可以随时将各种信息完整复制、保存下来,而后进行再传播。加之受猎奇、从中。追求浏览量等动机的驱使,这就使得大量不良信息的再传播成为可能。在此情形下,非专业性的一般审查根本无法阻止层出不穷的替代性技术的出现,这就增加了对信息传播渠道控制的难度,因此造成的损害后果也更为严重。(3)

3.责任认定的复杂性。网络名誉侵权案件涉及的主体往往不是单一的,特别是在网络用户通过网络平台实施侵权行为的情况下,直接侵权人不确定的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往往哪个成为案件的被告。与传统媒体相比,网络时代人人都是记者,人人都是评论家,相关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网上发表的信息无法一一进行核实,而对于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履行了相关义务的判断具有较大的弹性,因此,在责任认定上往往较普通名誉侵权复杂。

二、权利冲突:网络言论自由与名誉权的平衡

(一)网络言论自由与名誉权的冲突

网络的出现给人们的生活提供了便利,网络产业的繁荣也需要人们通过各种方式在网络上留言、发帖。各大网站的论坛也都有鼓励注册用户发帖的奖励措施,如发帖可以提升等级,在论坛上享有更多的权利。我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由此可见,由于言论自由方式多种多样,法律并未限制言论的表达方式,因此,网络上的言论自由也应属是法律所应当言论自由范畴之内。特别是进入信息社会,网络成为人们生活方式的重要部分,对网络言论自由的保护不仅有利于促进人们之间信息的交流,也有利于迅速组织民众对陷入困境的人们提供帮助,揭露社会中不文明甚至违法犯罪的行为,净化社会环境。如近年来的“黑砖窑”事件、“周老虎”事件、“周至尊”事件等无不是先在网络上引起广泛关注,然后由有关部门介入予以调查的。因此,言论自由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米拉博甚至认为言论自由是“没有其存在便不会取得其他自由的自由。”(4)网络的高速发展,不但为言论自由的实现提供了极大的便利,也为公民畅所欲言提供了最佳的平台。

但任何自由都不是绝对的,网络言论自由同样是一把双刃剑。首先,由于网络言论的匿名性,人们会感觉到在网上的言论不用负责,带着不法心态的人们更容易在网上为所欲为,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而这些言辞很容易侵犯他人的名誉权。其次,网络上出现的信息,大多属于网民自我挖掘,且没有给当事人留下辩护的空间,所谓的事实真相,通常由网络中的强势一方所控制,多数人并不清楚事实的真相。再有,在网络环境下,更容易出现美国发哲学家凯斯·斯坦利所称的“群体极化”现象,他认为由于网络的虚拟性,网民的言行也将随之出现高度的趋同,这就导致了一群人欺负一个人的这种小范围的“多数人的暴政”式的悲剧一再上演。(5)被称为我国“人肉搜索第一案”的王菲诉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名誉权、隐私权纠纷一案即具有典型意义。200712月,北京的姜岩跳楼自杀,其披露丈夫王菲婚外情的帖子在天涯论坛上引起轩然大波,一时间大批网民对王菲实施了人肉搜索,使用了侮辱性语言,披露了王菲及家人的隐私,对其本人及其家人的生活、工作、名誉造成了严重影响。王菲起诉请求判令天涯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删除天涯网上有关侵权信息,并在天涯网为其恢复名誉,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赔偿精神抚慰金2万元,赔偿工资损失4万元,承担公证费用。虽然法院最终以被告在原告起诉前已将相关网帖和回复予以删除,已经履行了监管义务为由,驳回了原告的诉讼请求,(6)但网络上言论自由的负面作用仍应引起我们反思。

(二)网络言论自由与名誉权的协调

网络言论自由与名誉权在网络环境中具有相互性。“在特定社会条件下,保护这种权利就会侵犯另一种也许是更值得保护的权利。因此,在权利冲突的情况下,要充分论证某种权利是法律应当保护的,除了论证这种权利的正当性之外,还必须论证因此牺牲另一种权利是理所当然的。”(7)在过分强调保护网络言论自由的情况下,难免会对名誉权造成损害,而如果过分强调名誉权,则又需要对网络言论自由进行必要的限制。由于言论自由属于具有攻击性的权利范畴,而名誉权属于保护性权利范畴,因此,对二者进行有效协调的策略,只能是在一定限度内限制网络言论自由的行使。

这种限制本身并非没有限度。对于一些凭借常识即可判断的网络言论,如毫无理性的谩骂、揭露他人隐私等内容,可以认定其内容超越了网络言论自由的合理限度,应认定为侵犯了他人的民事权利。而对于一些难以认定的事实,如当事人认为构成对其名誉权的侵犯,则需向网络服务提供者提起通知,提示其采取必要措施对网络言论进行删除、屏蔽或者断开链接。对于权利人如何提示及网络服务提供者依据何种标准采取措施,本文将在下文予以阐述。

三、法律规制: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探究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用网络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是对网络侵权的规定,其中对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尽的义务作出了较为明确的规定,但在具体的网络侵权案件中,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仍需要进一步予以明确。

(一)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事先审查义务

最高人民法院在司法解释中确定,报刊社等媒体对其发表的稿件负有审查义务,未尽审查义务,造成侵权结果,报刊社等媒体和作者都应当承担侵权责任。(8)网络作为一个新型的媒体,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否需要对网络上的言论事先进行审查?对此,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来看,并没有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网络言论进行事先审查,而是采用提示规则,即被侵权人发现网络上有侵权行为的,可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相关措施,这表明网络服务提供者没有事先审查的义务。另外,网络服务提供者是在被通知后才有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也就是说在其义务是在通知到达后才产生,也就表明法律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义务是提示之后的义务,而不是事先审查义务。(9)

在王菲诉海南天涯在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名誉权、隐私权纠纷案中,法院也认为,“天涯网的论坛上每天都会有大量网民留下的海量信息……由于中国文字的丰富性、多样性以及网络语言的不断更新变化,网站事实上不可能将所有不雅言辞均纳入监控范围;根据目前现有的、通常的网站管理方式和技术手段,网站的管理者也不可能对所有网友的全部留言进行事前逐一审查。因此,网站管理者的监管义务应以确知网上言论违法或侵害他人合法权益为前提,在确知的情况下如果放任违法或侵权信息的存在和散播,则构成侵权;而及时履行了删除义务的,不构成侵权。”(10)法院的判决与《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是一致的。

(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披露义务

对于网络用户通过网络实施的侵权行为,如前文所述,由于侵权行为的隐匿性,被侵权人往往不清楚侵权人的身份情况,通常情况下会将网络服务提供者列为被告并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向其提供侵权人的信息。在此情况下,网络服务提供者有无义务向被侵权人披露侵权人的注册信息?对此,《侵权责任法》并无明确规定。而其他国家法律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披露义务也采用不同的模式。一种是以日本为代表的私力模式。根据日本2001年颁布的《电信服务提供者责任限制法》规定,如果传输信息明显侵害自己权利,而且为了要求损害赔偿需要对方信息,或者由正当理由的情况下,自己认为被侵权者可以请求服务提供者提供他所掌握的用户信息。服务提供者要提供的用户信息的内容是传输者姓名或名称、传输者地址、传输者的电子信箱、侵害信息有关的IP地址、传输侵权信息的日期和时间等。这个程序是不通过法院判断,而让服务提供者自己判断的。11美国在司法实践中采纳的是公力模式,其做法是:原告以匿名网络用户为被公安提起无名氏诉讼,可以要求法院向网络服务提供者发出传票,强制其披露匿名网络用户的身份。(12)虽然《侵权责任法》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披露义务未进行规定,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6条规定:“提供内容服务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对著作权人要求其提供侵权行为人在其网络的注册资料以追究行为人的侵权责任,无正当理由拒绝提供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民法通则一百零六条的规定,追究其相应的侵权责任。”该司法解释明确了网络服务提供者在著作权侵权中有信息披露义务,并且采取的是私力模式。该司法解释的观点能否适用到其他网络侵权案件中,值得探讨。

1.在网络侵权中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当负有信息披露义务。由于网络用户的匿名性,被侵权人往往不知道真正的侵权人的信息,从而对其合法权益进行切实的保护。与此相反,网络服务提供者由于其掌握的技术条件,使其握有网络用户的注册信息,若不通过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协助,被侵权人将很难找到真生的侵权人,因此,为了保护被侵权人的合法权益,需要网络服务提供者披露侵权人的注册信息。

2.网络服务提供者的信息披露义务需要附有一定的条件。由于个人信息同样受到法律保护,因此,网络服务提供者不能任意将网络用户的个人信息向他人泄露,在被侵权人提出需要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他人注册信息时,应提交相应身份证明及侵权事实,若侵权事实明显,如毫无理性的侮辱他人、揭露他人隐私等内容时,网络服务提供者应向受害人披露网络用户的注册信息。而在是否构成侵权不明显时,受害人可向法院起诉,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侵权人的注册信息,若法院审理查明该行为构成侵权时,可判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受害人披露侵权人的注册信息。本文引言中的案例即是由法院在认定网帖内容构成名誉侵权的情况下,判令被告向原告披露侵权人的注册信息,是值得肯定的。

(三)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的义务

《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第二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该款规定了“通知于取下”程序。这一程序首先规定在美国DMCA中,被侵权人在获知侵权事实后,可以向提供信息存储空间和信息定位服务的问那个罗服务提供者发出符合DMCA规定的侵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接到侵权通知后,应当迅速移除或屏蔽对侵权信息的访问。(13)《侵权责任法》规定本款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有条件的豁免网络服务提供者对网络用户的直接侵权行为所应承担的间接侵权责任。但该款规定的过于粗略,对实践中应如何准确适用该款规定应做详细分析。

1.被侵权人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应附有一定的条件。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似乎只要被侵权人认为自己受到侵权,就可以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的措施,而一旦不及时采取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就要对扩大的损失承担责任。被侵权人的通知是否应附有一定条件?对此,虽然《侵权责任法》没有加以规定,但本文认为这种条件的设定是不言而喻的。因为,若被侵权人随意通知后网络服务提供者即应采取措施,将会妨碍正常的网络产业发展。如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名誉权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的规定,“消费者对生产者、经营者、销售者的产品质量或者服务质量进行批评、评论,不应当认定为侵害他人名誉权。”若在消费者对某款商品或某项服务提出批评时,生产者或经营者提出通知后,网络服务提供者就必须采取必要措施的话,将会使网络中正常的批评和评论权利不能得到正常行使。因此,应对被侵权人的通知行为附加必要的条件。可以考虑的条件有:(1)被侵权人的确切身份证明;(2)被侵权人与侵权用户的相互关系;(3)认为构成侵权的侵权行为的事实和网络地址;(4)被侵权人主张构成侵权的基本证据;(5)必要时,被侵权人应当提供信誉或者财产的担保。不符合上述条件的,网络服务提供者有权不采取必要措施。(14)如此,对未采取必要措施导致损失扩大的部分也不应承担连带责任。

2.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采取措施的其他要求。一是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必要措施的“及时”性要求如何理解。对此,不可能要求法律对“及时”规定一个确切的日期,而只能根据个案情况,考虑案件的发帖量,给网络服务提供者一个合理的期限。二是对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措施的选择问题。《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的必要措施包括“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那么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何种措施才视为履行了应尽的义务?被侵权人有无权利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特定的措施?对此,我们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措施的目的是限制或者消除网络上的不良信息对被侵权人的损害,只要能够达到这个目的,必要措施的选择权应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者,并且只要措施得当就应当认为网络服务提供者已采取了必要的措施。

结束语

随着社会经济的不断发展,新型疑难案件会不断涌现,《侵权责任法》在我国的实施还处于起步阶段,相关司法解释尚未出台,司法实践中遇到的问题需要审判人员运用更多智慧在平衡各方当事人利益的基础上公平合理的解决。以网络名誉侵权为代表的网络侵权案件是时代产生的新问题,需要我们在实践中不断进行探索和总结,以期达到既能保障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又能维护网络产业健康发展的目的。






(1)参见《姚文玲诉陈晓颜网络名誉侵权纠纷案》,载《法制日报》2007713版。



2刘满达、孔昱:《网络环境下的名誉权保护初探》,载《浙江社会科学》,2007年第3期,第202页。



(3)马映雪、韩强:《试论网络服务提供商网络名誉侵权责任的认定》,载《徐州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3月,第25卷第2期。



(4)转引自秦前红、叶海波:《论立法在人权保障中的地位—基于“法律保留”的视角》,载《法学评论》,2006年第2期,第4页。



(5)田海、梁家平:《浅析网络言论自由的界限—对张殊凡事件的法律思考》,载《经济与社会发展》20085月第6卷第5期第145页。



(6)系晓明、王利明主编:《侵权责任法案例解读》,20102月第1版,第259264页。



(7)桑本谦:《理论法学的迷雾—以轰动案例为素材》,法律出版社,20089月第1版,第22页。



(8)最高人民法院198815《关于侵害名誉权案件有关报刊社应否列为被告和如何适用管辖问题的批复》。



(9)杨立新:《〈侵权责任法〉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的理解与解释》,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0年4月,第18卷第2期,第6页。



(10)系晓明、王利明主编:《侵权责任法案例解读》,2010年2月第1版,第261页。



(11))[日]萩原有里:《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损害赔偿责任—以日本法为中心》,载《科技法制》2004年第2期,第26页。



(12)林宏坚、曹祥生:《论网络名誉侵权案件中网络服务提供商的披露义务》,载《法律适用》2008年第12期,第119页。


(13)王胜明主编:《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解读》,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1月第1版,第181页。


(14)杨立新:《〈侵权责任法〉规定的网络侵权责任的理解与解释》,载《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20104月,第18卷第2期,第7页。



薛书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