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传真

【浙江法制报】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半年我省“民告官”案件同比增长一倍多
2015/11/05 14:19:12

2015115日《浙江法制报》第01

(行政庭提供线索)

(记者/高敏)

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半年

我省“民告官”案件同比增长一倍多

省局副局长出庭答辩 复议机关当被告明显增加

  “没想到会在法庭上见到省工商局副局长,很感谢!”1012日,杭州西湖法院开庭审理一起行政诉讼案,原告洪先生在庭后这样说道。这个曾经调解3次未果的案件,最终以洪先生撤诉结案。

  “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是新修改的《行政诉讼法》的要求。今年51日,新法正式实施,立案登记制、复议机关作为共同被告、规范性文件附带审查等一系列新制度,对法院和行政机关提出了更高要求。

  据统计,“五一”以来,全省行政案件一审收案5800多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133.11%。案件数量猛增的背后,新法在我省实施的情况又如何呢?

  行政首长出庭率提高

  洪先生和浙江省工商行政管理局之间的诉讼,是由一条短信开始的。

  今年527日,洪先生向省工商局举报,称杭州香悦郡置业有限公司违法销售商品房。64日,省工商局作出处理,“转下级市场监督管理局处理此事”,并将这个结果以短信形式告知洪先生。洪先生对这个处理结果不服,向省政府提出行政复议。但该复议申请被驳回。洪先生随后起诉到法院。

  开庭当天,省工商副局长张雪林到庭应诉。作为分管副局长,张雪林在法庭上除了对洪先生的起诉进行答辩外,还坦承,其实对于洪先生的举报,省工商局相当重视,启动了三级部门进行调查。在诉讼前,杭州拱墅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康桥市场监督管理所曾3次组织洪先生与香悦郡置业公司进行调解。但在85日最后一次协商中,双方因为其中一项分歧没有达成,最终没有谈拢。

  庭审结束后,张雪林与洪先生进行了单独沟通交流。洪先生一方面惊讶于张雪林的出庭,另一方面也对他在庭上指出的情况表示理解。最后,他主动撤回起诉。工商部门也在庭后就洪先生提出的问题进行了自查自纠。

  “其实,很多行政争议,只有能‘拍板’的人出面才能解决,行政机关负责人不出庭,诉讼代理人庭审结束往往还要回去请示汇报,导致原本能够现场解决的问题久拖不决。”此案的主审法官西湖法院行政庭庭长王呈虹说,洪先生后来撤诉,与张雪林的到庭应诉密不可分。

  新《行政诉讼法》要求“被诉行政机关负责人应当出庭应诉”,就是希望能有效解决原告“告官见不到官”的问题,及时有效解决行政争议。另外,这对于提高行政机关负责人的责任意识,推动化解矛盾纠纷也大有裨益。

  新《行政诉讼法》实施半年多来,我省行政案件中行政首长出庭率明显提高。今年56日,村民将衢州市政府告上法庭,衢州市常务副市长赵建林坐上了衢州中级法院的被告席。

  乐清法院到目前为止,已开庭审理行政诉讼案55件,共有61名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其中正职领导5人、党政副职领导56人。不过,仍有1起案件中,2家行政机关作为被告的,都只有工作人员出庭应诉。据了解,乐清法院对每起行政案件都做好被告庭前通知工作,要求行政机关明确出庭人员并填写应诉函反馈法院,对正职领导或分管领导确实不能出庭的,则要求由其他副职领导代为出庭。

  复议机关坐上被告席

  在以前的司法实践中,复议机关为了避免当被告,对于受理的复议案件,往往采用维持原行政行为的方式结案,被人质疑为“维持会”,从而影响了复议功能的发挥。为解决这一问题,新《行政诉讼法》规定,经过行政复议的案件,如果复议机关改变了原行政行为,复议机关是当然被告;如果复议机关维持了原行政行为,复议机关与原行政行为的作出机关为共同被告。

  也就是说,无论复议机关是作出维持还是改变具体行政行为决定,都可能成为被告,这使得复议机关参与行政诉讼的几率明显增加。“五一”以后,仅杭州上城法院行政庭,就已有14起复议机关作为共同被告的案件。

  家住平阳县萧江镇的庄某,因不服平阳县公安局对他大舅子缪某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提起了行政诉讼。作出处罚决定的平阳县公安局和复议机关平阳县人民政府双双被告上法庭。

  此案是由家长里短引发的行政争议。20151月,庄某与妻子发生争吵,一气之下,妻子收拾行李并带着未满周岁的孩子回了娘家。过了2个月,庄某在村干部杨某等人的劝说下,前去接妻儿回家,却和大舅子缪某发生了冲突,所幸两人被周围邻居架开。

  之后,庄某越想越气愤,向平阳县公安局报案。警方经调查后,对缪某作出罚款300元的行政处罚决定。庄某对这个结果十分不满,向平阳县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复议维持了行政处罚决定。

  庄某不服,又提起行政诉讼,要求法院将原行政处罚决定变更为对缪某处以行政拘留3日。

  庭审中,庄某提出公安机关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处罚依据适用错误。另外,他对县政府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过程是否符合法定程序也有所质疑。

  对此,两被告都进行了答辩。平阳县公安局认为此案的办案程序正当,庄某的伤情经鉴定后,尚未构成轻微伤,打人的缪某主动投案,也承认了错误,公安机关据此从轻处罚并没有违反法定程序。平阳县政府则提出,行政复议的决定符合法定程序,适用依据正确。

  经过2个小时的庭审,最后,第三人缪某当场向庄某道歉,并同意支付医疗费,庄某撤回起诉。

省高院行政二庭庭长危辉星表示,新法将复议机关列为共同被告,这样的规定从根本上堵塞了法律漏洞,能够有效促进加强复议机关的监督和纠错功能,真正发挥复议机关解决行政争议的主渠道作用,“复议机关除了认真履行复议职责之外,没有更多选择的余地”。

“红头文件”附带审查

  85日,金华市婺城区法院开审了一起涉及行政合同纠纷案。浙江广天房地产公司将金华市国土资源局告上法庭。

  事情的起因是,20131月,金华市国土资源局发布公告,以挂牌方式出让婺城区城北工业园区一块土地,广天公司最终以2300/平方米的价格竞得。然而,在广天公司施工中,另一家曾经参与竞标的中奥公司举报称,自己和广天公司涉嫌串标。

  据此,20139月,金华市工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认为广天公司违反了《反不正当竞争法》,构成商业贿赂,对其作出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

  以工商行政处罚为依据,20131017日,金华市国土资源局向广天公司下发《告知函》,宣告双方签订的《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等无效。

  “作出《告知函》,单方宣布合同无效的行为属于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一方当事人的违法滥权毁约行为。”广天公司因此提起了行政诉讼。

  这类行政协议或者行政合同纠纷,在新《行政诉讼法》实施之前,是作为合同纠纷设立,适用民商法来裁判。但从51日起,新法将行政合同纳入行政诉讼法调整范围。危辉星认为,如此一来,行政合同也视为一种行政行为,法院不仅要对效力进行审查,还可以审查其合法性。

  另外,对于某些体现政府意志的“红头文件”,新法也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如果认为不合法的,在对行政行为提起诉讼时,可以一并请求对该规范性文件进行审查。

  58日,乐清法院就立案受理了金某等30人状告乐清市市政园林局要求撤销具体行政行为一案,并提请一并审查相关规范性文件。

  危辉星表示,虽然人民法院不可以像对具体行政行为那样,直接撤销规范性文件,或者确认它无效,对于它的修改或者废止,只能由制定机关依照规范性文件制定程序的规定作出处理,但是,一个文件的合法性审查,背后牵涉着一连串行政行为是否有效的问题,这意味着对行政行为的审查更加严格,对政府用权的要求更加规范。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