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论坛

首页
> 法官论坛 > 案例评析

从一起生效判决的案例说起
2016/08/22 16:26:26

金言友

 

因工作关系,偶尔看到一80后法官审理的二审维持原判的案件,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冲动,想把自己对该案思考与这位青年法官做一个交流。

案情:

2007年12月18日,原、被告签订投资合作合同一份,原告以现金投资80000元(实为80030元)整,被告以技术投资,被告在原告(股票)账户内操作,密码由被告保密,合作时间暂定6个月,若套牢最多延长3个月,若亏损则被告赔偿(补足本金)并支付原告利息损失(按本金80000元活期利率计算),若有盈利,则原、被告双方平分利润。2008年6月1日双方续签了合同,约定再合作6个月。2008年12月14日再续签合同,约定合作时间暂定1年,若套牢最多延长6个月。2009年10月7日,被告向原告出其保证书一份,保证每月向原告支付1000元,直至8万元还清为止;2009年10月23日,原、被告签订补充协议一份,载明,被告因股票操作失败造成原告血本无归,考虑原告生活困难,同意每月补助原告生活费1000元,直至股票到期为止(实际支付生活补助费5000元)。2010年6月13日,被告归还原告股票投资款21258元,同时将证券账户密码告知原告,当时股票账户尚存余额18742元。2010年7月15日,被告又归还原告股票投资款34000元。

原告起诉,要求被告支付原告股票投资本金6000元(80000-21258-18742-34000=6000),利息7111元(定期一年利息计算),生活补助费5000元(2009年10月至2010年7月,共10个月,已支付5000元)。

年青的法官认为:原、被告签订的投资合作合同及补充协议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应依法确认有效。被告已归还74000元,双方无争议,法院予以确认。对于支付生活费是5000元还是6000元,因被告提供不出事实证据,以原告自认5000元为准。

对于本案焦点:被告支付的生活补助费是否应包含在投资款本金中?年青法官认为,不应包含在投资款本金中。理由:被告基于投资套牢和原告生活困难,做出给付原告每月1000元生活补助费,款项性质明确系生活补助款而不是返还投资款,故被告应按照补充协议的约定和自己承诺的保证全面地履行义务,在返还投资款项之外,另外给付原告生活补助费。被告虽抗辩说,双方口头约定生活补助费包含在投资款本金中,但无证据加以证明,且与被告“给原告每月补助费1000元,双方合作再延期一年”的陈述有矛盾,因此认定被告尚有6000元本金未归还原告。

被告给付原告生活补助费应计算至合同终止前的2010年5月,扣除已支付的5000元,被告尚应给付原告生活费3000元。原告要求被告支付利息,虽有合同依据,但认为,被告已承诺给付原告相应生活补助费,数额已足以弥补原告相应利息损失,故对原告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故判决:被告支付原告投资本金6030元、生活补助费3000元;驳回原告其他诉讼请求。

年青法官对这起委托理财“投资合作合同”的分析认定,是基于合同法的精神和原理,一般情况应值得肯定。根据我对法律的理解:一项判决确定后自己思考这是不是“公平”,通过审慎思考内心感觉似有不公,那应对自己的思路重新思考。本案原被告双方合作炒股亏损严重,被告已经赔偿、补偿原告60000多元,原告在本金几乎收回的情况下,还向被告追索其他利益,即使有合同条款约定,但公平吗?这时我们来细致分析一下:委托理财合同及补充协议都是平等主体自主签订的,根据契约自由、意思自治原则是属有效的。既然是有效合同(包括合同补充条款、补充协议),当事人应全面履行,被告不仅要补齐全部投资款,支付生活费,还应按合同约定支付从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的全部投资款活期利息。既然认定投资合作合同及补充协议意思表示真实,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禁止性规定,又确认有效,为什么部分条款被否定呢?这在逻辑上存在不统一或自相矛盾的地方。我的分析或叫推测:这位年青法官秉承良知似乎感觉全部支持原告全部诉请似乎有些不公平?给你生活补助费了,还要付利息。为减少被告赔偿数额,就对原告利息诉求不予支持。在合同条款及其补充协议认定有效的前提下,法官是没有理由排除适用,或选择适用,因这不属于法官自由裁量权范围,而是当事人意思自治范围。这时,我们回过头来看委托理财或合作炒股协议,合同约定原告出资金,被告出技术,说明原告有一定的经济能力,有经济能力一般不存在生活困难之说。即使当事人陈述是真,那2007年6月-2009年9月份生活怎么不困难,单单到了2009年10月需要生活补助,显然不能自圆其说。我们再看看合同,是合作投资,如果签订补充协议内容应该是与合作投资相关条款,或是合伙解散或者是对合伙盈亏分享分担重新调整,或者是合伙期限、合伙责任重新设定。而这个补充协议与主合同没有内在联系,又没有关联性,有点不伦不类。再从意思自治来分析,被告与原告合作理财,准确叫合伙理财,炒股深度被套,被告一心想拖延合作期限。估计被告想通过延长合作期限,期望股市上涨,以便挽回损失。但原告明知亏损严重紧追不舍要求归还投资,在此的情形下被告被迫作出承诺,并在被告起草的补充协议上签字。据此分析这个 “补充协议”非被告本意。因此说支持原告利息诉求比支持生活费更合理。

当然本案不仅在于是支持生活费还是支持利息损失的问题,而是本案确定的审理思路可能存在问题。作为一名老法官,谈谈自己对本案的分析推理过程,即我的思考,望与青年法官交心交流。本案原、被告签订的是投资合作合同,或叫委托理财合同。第一步从表象看:合同签订的当事人双方均为成年人,且无精神障碍,当时签订的合同也无协迫等情形,应属双方自愿,又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那么这个合同是否就是有效合同呢?看来否定合同效力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第二步深入研究合同内容条款,有没有条款与法律冲突,属无效条款。该合同中双方签订有“保底条款”的条款,盈利双方各得50%,亏损被告需赔偿原告投资本金(补齐),并支付银行存款活期利息。合作实质上双方合作经营,原告出资金,被告出技术,既然是投资理财,而且是风险很大的股票买卖,就会有盈有亏,不可能只赚不赔。合作经营本意就是共担风险共享利润。再分析下去,当事人在签订合同当时也预估到有风险,但仍然签订保底条款,看似双方真实意思表示,实际上是被告高估自己的能力,赚钱心切,原告也信任被告可以赚钱无忧;原、被告在签订合同时,对炒股高风险认知上是有错的,但这一认知上的错误不能成为原告获利的借口。“任何人均不应从其错误中获益”是一条古老的法律原则,同时法院一向不支持保底条款的,既有法院先前判决支持,也有法律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990年11月12日《关于审理联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首次对保底条款效力作出了规定。证监会2001年11月28日的《关于规范证公司委托投资业务的通知》4条11款也明确,不得设立“保底条款”,这是行业规定。《证法》144条规定,证券公司不得以任何方式对客户证券买卖的收益或者赔偿证券买卖的损失作出承诺。同样委托理财买卖股票当事人也应该适用。综上分析,合同是有效的,但“保底条款”无效。再来分析补充条款的效力。补充条款看似双方签字的条款,你仔细分析看,这一补充协议并非被告的真实意思。补充协议是原告一手写就,而在这个补充协议签订前一周,被告已向原告出具保证书,只是保证书同意每月支付1000元,但没有明确是补助原告生活困难的生活费。再深入分析下去,原告当时已知投资亏损,是想急于收回投资成本,但被告为减少亏本,拖延合伙时间,以便在股市翻身,在两难中,被告无奈接受原告提出的条件。从补充协议内容看,也不平等。原、被告是合作关系,一方怎么为了合作支付出资一方生活费,如果生活困难怎么会有资金炒股。显然表面的真实隐含的是非自愿。原、被告合作投资股票,原告投资80000元,被告投入技术,自2007年12月至2010年6月,2年半时间里,理财资金缩水成18742元,原告虽出资,但被告在这么长时间里投入智力和体力,被告并没有非法行为,而是勤勉买卖股票,损失仍然巨大。再从宏观角度来看,中国股市在2007年初,上证指数从6000多点一路狂跌,指数被腰斩,亏损大有人在,不仅仅是小散户,就是基金公司都损失惨重。被告付出劳动不算还要为此支付60000多元的损失,而原告不仅毫无损失,而且还有利润,多大的反差呀,显然不公平。民商法律说到底就是在社会中寻找公平结合点,所以人们把“公平原则”称为帝王条款,它是原则。在具体案件处理上,公平原则一般又不能引用,法官在审理案件过程中,应时时刻刻牢记“公平”,在“公平”意识意念指引下,寻找选择具体适用法条。当然法条是“死”的,人是活的,通过法条的选择以达到公平或叫法律介入调整社会关系。公平的社会理想境界,法院是守护社会公平最后一道防线,法官就应为公平仔仔追求。同时我们的法律裁判,不仅仅为了了结一个案件,当然了结案件也是我们追求的,更大的是通过我们裁判,向社会传导法律理念,法律是追求公平公正的,同时也对社会人的行为有指引作用。在市场经济下,任何投资是有风险的,无风险的投资是不存在的。教育民众风险意识,比审结一个案件有更大的作用,这也是能动司法服务大局的真正意义所在。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